您现在的位置:
开郑始祖郑桓公
来源: | 作者:id31361261 | 发布时间: 2020-04-14 | 608 次浏览 | 分享到:
郑桓公,姬姓郑氏,郑国第一君,郑氏太始祖。名友,又称多友、桓友、多父。出身周朝王室贵族,周文王第11代孙,周厉王少子,周宣王弟,生年史无记载,卒于公元前771年,享年70岁以上。
 
                                                        开郑始祖郑桓公 
郑桓公,姬姓郑氏,郑国第一君,郑氏太始祖。名友,又称多友、桓友、多父。出身周朝王室贵族,周文王第11代孙,周厉王少子,周宣王弟,生年史无记载,卒于公元前771年,享年70岁以上。
        郑桓公少年时期,在太学先生的言传身教和周公、召公等朝中贤臣的感染熏陶下,接受西周思想文化教育,诵文习射,尊礼修身,德才俱佳,成为一个德才兼备、文武皆优的贵族青年才俊;青年时代,率王师北上抗击猃狁外族侵略,智勇善战,大获全胜;受封疆土,肇建并执掌郑国33年,勤政爱民,清正廉明,治国有方,百姓爱之;晚年任王室司徒,不与腐败势力同流合污,和集周民,周人称颂,最后阵亡于与犬戎的作战中,为国捐躯。他一生忠周爱民,尚贤重才,勤政务实,深得周民拥戴,时人作《缁衣》以颂,后世称誉“周宗忠贤”。
                  抗击猃狁

                                                          临危受命  抗击猃狁

        周宣王十六年至二十二年(前812—前806)之间,猃狁族将领率战车百余乘,入侵宗周京畿腹地,来势凶猛,宣王命郑桓公率军北上抗击猃狁,两军在荀城(今陕西旬邑境内)一个叫䣂的地方相遇,对阵厮杀。郑桓公乘车持钺,率先冲入敌阵,指挥周军奋勇冲杀,迅速将戎兵击败,夺回了荀城和被掳的百姓,并追敌于龚和京堆附近的杨冢(均在今甘肃泾川县境内),连续作战,三战皆捷,杀敌三百余人,俘获二十多人,缴获战车一百二十七乘,将猃狁逐出周境。作战结束后,宣王依周制赏赐郑桓公,以褒其功。
                               少年郑桓公                                               壮年郑桓公

                                                         雄才大略  立国开郑

        周宣王二十二年(前806),郑桓公因抗击猃狁有功被其兄周宣王封于郑(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始建郑国,成为郑国第一代国君。郑桓公在郑国秉承周文王的裕民政治,敬天保民,重农薄赋,发展经济,以礼教化民众,以德管理社会,在国都拾(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柳枝镇拾村)建都,并建立起一套自上而下的管理体系。他组织郑人开垦荒田,修路筑桥,发展农业、手工业和商业,大力推进土地私有进程,允许百姓自力开垦荒田,扩大“私田”份额,促使农奴向平民转化,调动农夫生产积极性,解放生产力。他把周族先进的农耕生产技术与郑地土著族农耕方式相融合,创新发展,使郑国一跃成为畿内农耕强国。他施行工商富国战略,从东都洛邑带来工匠和作坊,落户郑地,发展手工业,制陶、冶铜、兵器、车具、皮革、麻织、玉器、漆器、酿造等作坊遍布都城一带,产品种类丰富多样,应有尽有。他对商业采取宽松开放政策,支持其自由发展,使大量商奴转化为自由商贾,商人财力雄厚,社会地位提高,成为郑国一支重要力量。在他执政期间,郑国都城内外,市场交易活跃,成为镐京与洛邑之间一个重要商埠,丝织品、麻布、陶器、玉器、漆器、车具、皮件、青铜器、酒等各种手工业产品,沿交通干道运销至镐都和洛邑,甚至远达晋南、豫东和荆楚等地。经济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整个郑国出现了经济发展、庶民安居、民风淳朴、政通人和的景象。
              任职司徒
  

                                                         忠周救国  任职司徒

         周幽王八年(前774),郑桓公在郑国执政33年后,接受王命赴镐京担任王室司徒。这一时期,关中旱灾震灾叠加,农田无收,土地荒芜,百姓流离失所,社会一片混乱。周幽王无视百姓死活,在宫中依然过着奢靡的生活。更为荒唐的是,他宠褒姒,废申后,另立太子,使朝廷各派政治势力矛盾激化。在危难之际,郑桓公依然不畏艰险,忠于王室,鞠躬尽瘁,不辞辛劳,亲赴灾区,查看灾情,赈济灾民。为缓解灾民疾苦,他实行轻徭薄赋政策,支持宜农者从耕,有技者务工,能商者自由经商,各有所依,改善生活条件。他坚持道德底线,正身立朝,不与褒后势力同流合污,并对周幽王的昏庸乱道行为极力劝谏,履行了一个政治家的社会责任和历史担当,赢得了民心,成为周幽王腐败朝廷中难能可贵的善政,为西周晚期灰暗的政坛增添了一些鲜亮光彩。《国语·郑语》曰:“桓公为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史记 • 郑世家》称颂郑桓公曰: “和集周民,民皆说。河洛之间,人皆思之。”

             寄孥东土

                                                         未雨绸缪  寄孥东土

        西周末期,周幽王昏庸腐败,贪图安逸,祸乱朝纲,他近奸邪,宠褒姒,废立王后和太子,周朝王室危在旦夕。郑桓公预见西周王朝危在旦夕,他为郑国及百姓的生存安全着想,“问计太史伯”,确定了“寄孥东土”的郑国东迁战略,以防不测。周幽王九年(前773),郑桓公命其子掘突(郑武公)利用商人力量将财产、部族、家属、部分百姓东迁到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以东虢(今河南省荥阳)和郐(今河南省新密东南)两国之间的十座城邑立足发展,为之后建立新郑国奠定了基础。
        护周殉国

                                                        舍身取义  殉国骊山 

        公元前771年,周王室与地方诸侯国矛盾激化,申、鄫、戎联军攻打镐京,周军节节败退。周幽王看都城难保,便带着王后褒姒、太子伯服及随臣出城东逃,当逃至镐京东五十多里外的骊山脚下时,被追上来的戎兵乱军杀死。期间,郑桓公也带兵出城,紧随周幽王之后东撤。在与戎兵的骊山之战中,他奋力冲杀,欲带兵保护周幽王冲出重围,但不幸身中数箭,坠车而亡。郑桓公阵亡后,尸体被勤王参战的郑国兵士找到送回郑国,其子掘突(郑武公)按西周礼制将父葬于郑国南山北麓的高地上,也就是今天华州西关街175号郑桓公陵园。
            郑国东迁

                                                         郑桓公治国方略    

        郑桓公在治国理政期间,忠实秉承周公敬天尊祖、护宗保民、尚贤贵老、无逸教化、明德慎罚等思想文化理念,并根据西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实际,与时俱进,形成了他“忠、贤、孝、仁、礼、廉、智、勇、和、信”独有的思想文化核心。

     一.敬天保民观。郑桓公一直认为,民众是立国之本,根本稳固了,国家才能安宁。所以,他在郑国国君任上,采取了一系列“重民”“保民”的治国理政方略,解放农奴、工奴、商奴,发展经济,改善民众生计,缓解了阶层矛盾和社会矛盾,保持了社会的相对稳定。《史记》曰:“郑桓公封三十三岁,百姓皆便爱之。”充分体现了他仁义孝道的爱民观。

       二.忠周护宗观。作为王室重要成员、诸侯国国君,在他看来,忠周护宗,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在西周王室政权面临严重财政危机时,他倾郑国之力,施以援手,帮周宣王渡过危机。出任王室司徒后,尽管他对周幽王的昏庸无能深为不满,但他仍然忠于周室,勤政廉明,保民爱民,尽心竭力做了许多力所能及政务事务,直至在骊山之下以身殉国。其中彰显了他“忠、廉、智、勇”的精神品质。    

        三.以和理政观。郑桓公任西周王室司徒期间,与同在王室为官的思想家太史伯共同创立了“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哲学思想,认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万事万物和谐相处,才可繁荣发展;若排斥异己,追求同一,那是难以为继的。在西周晚期自然灾害严重,各种阶级矛盾、社会矛盾和王室内部贵族矛盾错综复杂、激烈尖锐,社会局势动荡的历史背景下,他从国家发展、稳定大局出发,以“和”的哲学思维治国理政,求同存异,和协安抚民众,协调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关系,使西周社会各种矛盾得以暂时平和,民众生活疾苦暂时缓解,国家机器在严重的政治危机中艰难运行。他是中国历朝历代君王实践以“和”治国理政思想的第一人,彰显了一个政治家忠君爱国益民的历史担当和政治情怀。

       四.贵老尚贤观。郑桓公是一位贵老爱才的政治人物,为了治理好国家和社会,他礼贤下士,广纳人才,遇有贤士来归,则为他们安排馆舍,供给衣食,并亲自去看望他们,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特别是在担任司徒期间,重视选拔人才,尊重贤能,尽管公务繁忙,但仍不厌其烦地接待贤士,并且对他们满怀热情,关心衣食。《郑风·缁衣》诗歌旨意就是赞美郑桓公关爱缁衣(黑色朝服)贤士的重才尚贤风范。

       五.重商富国观。郑桓公在郑国国君位上,解放商奴,取消对商业的限制,并与商人盟誓,支持私人商业发展。这一系列重商强国的思想,使郑国商业快速发展,商业贸易成为郑国一个重要的经济门类,郑国货通东西两都,国力迅速得到提升,成为强国富民之本。《史记·郑世家》记载郑桓公曾与商人盟誓:“尔无我叛,我无强贾,毋或丐夺。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意思是说,商人你不能背叛我,要为国家上缴规定的赋税;我也不会强买强卖,更不会抢夺你的财物;你赚了多少钱,我也不会过问。身为国君,与民盟誓,这种以诚信为核心的商业思想,反映了一个政治家的执政理念和风貌,为子孙所继承,成为中国商业文化的精髓,被后人称颂,在他的重商富国观影响下,郑武公、郑庄公在新郑国苦心经营,大力发展工商业,使新郑国成为春秋时期商业最兴盛的国家,中国的贸易中转中心。    郑桓公的一生,堪称辉煌。年轻时荡灭夷狄,勇武报国;立郑时创业奠基,雄图大略;西周危难时,高瞻远瞩,防患未然;大厦将倾时,舍生忘死,以身殉国!在他的身上,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忠诚、尚贤、和信、廉明、仁义、勇武、智慧等都有充分的展现。我们今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郑桓公那烁古照今的思想文化和治国方略,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不仅影响了郑国的历史进程、周代的社会发展,在当代对振兴中华,构架和谐社会也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