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郑文化研究之 封郑浅谈
来源: | 作者:id31361261 | 发布时间: 2018-01-20 | 1221 次浏览 | 分享到:

郑文化研究之

 

浅谈


郑文蔚

 

昭昭始祖本周宗,奕世缁衣德可风。

威怀玁功盖世,王室匡宁受封。

 

 人们知道郑氏太始祖桓公是周厉王少子、宣王之弟,才得以封郑,却不知道他受封前戎马倥偬,德高望重人们只知道郑桓公卒于公元前771年,无法了解他的出生时间;人们知道郑桓公姓姬名友,却不知道他还有一个让人敬仰的称号叫王子多父。究竟郑桓公是宣王母弟,还是异母弟?始封地在什么地方?郑氏的源流是不是像网络说的那么复杂?

 随着近代古文化的低落和人们对史学的厌弃,导致族史研究方面有“断片”现象。然而,现代网络的不规范开放,却给了一些学而不思,置史实于不顾的机会主义者伺机而出的捷径,承讹袭舛,赝品漫天,致使部分族史章节是非混淆,良莠混杂。如此曲改历史事实的行为,其恶果将会误导后世。值得我们郑氏儿孙去面对,去认真分析、考证。

为厘清原委,让疑窦得以冰释,今列如下诸浅谈,以作共鉴。

      
         铭文(左图)                        多友鼎(右图)

附【铭文破译】

唯十月,用狁放兴,伐京阜(音dui去十)告追命武公遣乃元士羞追于京阜(音dui去十)武公命多友率公羞追阜(音dui去十)癸末,戎伐筍,衣孚多友西追甲申之晨搏于年阝多友右折首、執訊,凡与公車折首二百廿又人,執訊廿又三人,孚戎百乘一十又七乘,衣复人孚。或于共,折首卅又六人,執訊二人,孚十乘从至搏於世,多友或右折首、执讯至于杨冢折首百又十又五人,執訊三人,唯孚車補克以焚,唯馬敺衋,阜(音dui去十)之孚。多友乃献孚、馘、讯于公乃献王,乃曰武公曰:“女既静京阜(音dui去十)女易女土田。”丁酉,武公在宫,乃命向父佋多友,乃徙于曰多友曰:“余肇使女休不逆,使多禽女静京阜(音dui去十)易女圭汤钟一,逸鐈鍪百匀。多友敢對揚公休,用乍尊鼎,用倗用,其子子孫孫永寶

 

一、多友鼎与封郑来由分析

 

1980年11月12日,西安市长安区斗门镇下泉村出土了一座西周末年铜鼎,据考古学家研究,此鼎铭文多次记录了多友率公车击败玁狁的战争场景,确认该鼎主人就是郑桓公姬友,铸造时间是在周厉王时期,并命名为【多友鼎】。

我们作为郑桓公的后代,有必要、也有责任去研究《多友鼎铭文》记载的相关内容,从中获悉史书记录不到的有关始祖的事迹,解决《族谱》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同时,填写了郑桓公前半生历史事迹的空白,充实了郑氏文化。

考西周时期,自厉王开始,北方玁狁就不断入境侵扰周畿王土,双方长期进入战争状态。宣王五年至十六年,玁狁又重新派兵进犯周境,危及王室的安全。初,宣王以太师尹吉甫为主帅领兵出击,守护着王室疆土的安全,后宣王又多次出兵征服四夷,西周进入了复兴时期。

鉴于《多友鼎》铭文记载的事迹,主帅不是尹吉甫,而南仲也不在场,或当时尹太师已经被宣王派往各地征服四夷了,所以铭文中主角是武公。分析文中记录的语气,武公或有代宣王理政迹象,到底武公是谁呢?按周朝的各时期鼎铭及史料记载都有“武公”其人的情况看,应该属于掌管军队的官名,而元士多友只是王室的一员战将。

从《竹书》到《水经》等各种历史资料记载看,郑桓公就是王子多父,叫做多父友。而《铭文》记载的是多友,时间是从癸未到丁酉共14天,记录了多父友“四战四捷”获大胜,夺回被虏人员,收复失地告终。

据考古学家分析,【多友鼎】的主人就是郑桓公,铸造年代是在西周末年的厉王时期。但按郑桓公的出生年分析,却存在些小偏差,我认为该鼎应是在周宣王五年至十六年(公元前823—前812年)这段时间铸造的。

《史记》记载:“宣王二十二年封庶弟友于郑,封三十三岁……”。就是说宣王二十二年乙未(公元前806年)郑桓公三十三岁,出生年就是公元前838年,也是在厉王亡彘(前841—829)的第三年出生。因此,在厉王执政期间,姬友还没有出生。宣王五年,多友才十六岁,还在跟太师尹吉甫修文学武,单独领命出征的几率不大。所以,铭文记载的时间是在宣王五年至十六年玁狁入侵周地期间的最后一次,即公元前812年。“唯十月,用狁放兴。”就公元前812年,周历十月(夏历八月),时多友已经廿七岁,是最旺盛时期,以四战四捷大获全胜来结束玁狁的入侵,是再合理不过的了。 

综上所述,此次战争的主角就是王子多友。但是,也有个别历史系教授对《多友鼎》的主人持不同看法,否定多友就是郑桓公的考证结论。某教授的这种看法只是口头的说辞,没有拿出依据。或许是因为考古学家认定《多友鼎》的铸造时间是在周厉王执政时期,姬友还没出生,或许是受到商朝《多父鼎》的模糊,认为多友是多姓的后代。

我们再分析一下《多友鼎铭文》阐述的内容:铭文开头写得很清楚,多友当时的身份就是“元士”。汉·班固《白虎通·爵》:“天子之士独称为元士何?士贱不得体君之尊,故加‘元’以别诸侯之士也。”周代称天子之士为元士,别于公侯、伯、子男等级别,视为附庸。这就说明多友当时虽然还没有封侯赐爵,但其地位却属于“士”。

现代人在诠释多氏来源时,却引用清代陈廷炜编撰的《姓氏考略》:“商有多父鼎,多姓始于此。一云汉多军之后。”进行炒作,添加了“周时有将军多友”等说法。如果多友是个普普通通的“将军”,《铭文》怎么是“元士”呢?一般的将军在立功后,赐圭鬳、汤钟或升职就已经足够了,为什么还要“易女土田”?在西周末年王室已经没土地可封的情况下封地,就可以说明多友不是个普通人,是厉王之子、宣王之弟。只有这个身份,才能在未出名之前名列元士,才能得到宣王的“厘女易女土田”,才能享受至高的奖品——铜鼎。

清代姓氏学家陈廷炜所说的“多父鼎”究竟是人名还是器具?如果是铜鼎,则与1980年在长安出土的《多友鼎》毫不相关,更不能说多友是多姓后代,或可以说多友之后有以王父字为氏的

 

《郑氏族谱》记载的“己丑初封,乙未分封。”是一处不同于其它史料的记录,诠释了《多友鼎铭文》的内容和年代,记录了《族谱》不存在的事迹,阐述了姬友初封的时间。“初封”与“分封”,是在公元前812年,距离乙未(806年)有六年时间,证明了当时封赐所存在的困难,是宣王在总结王父失败的经验、通过势力权衡后的一次调整,也是为了增强周宗的实力,逐步巩固王室政权的新布局。相得益彰,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二、郑桓公身份论证

 

郑桓公是一千三百多万郑氏宗亲的太始祖,他究竟与周宣王是什么关系?

《郑氏族谱》记载的是“厉王少子、宣王母弟”、《春秋·郑国世次》是“宣王母弟友”、《史记》虽有“王庶弟”记载,而《年表》则为“王母弟”自相矛盾,《竹书纪年》却以“王子多父”称呼,诸多记述大同小异,并没有肯定郑桓公是宣王“异母弟”的记载。而现代的部分“文化强人”却百里挑一拿一句自相矛盾的“王庶弟”硬说是宣王的异母弟进行炒作。

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敲历史资料。《郑氏族谱》与《春秋》记载“母弟”,《国语词典》及《汉典》解释为:称谓,称同母所生的弟弟。《百度汉语》解释:同母所生的弟弟,别于庶弟;“庶子”是指庶妻(非正室)所生之子,也称庶孽。《春秋》与《郑氏族谱》皆记载为同母所生的弟弟,《史记》虽然记载为厉王庶子,但没有说是宣王庶弟,可见,宣王与郑桓公没有“正”“庶”之分。我认为,庶子不等于就是庶弟,而“异母弟”则是同父不同母的弟弟。为此值得一问,提出郑桓公是宣王“异母弟”的人,居于什么目的?

据专家对西周末年相关青铜器铭文的分析:周厉王的元妃是王氏,噩侯作乱(致周王室实力受到重创)时,元妃王氏却是参与者之一。所以,在厉王执政后期,又纳申伯之女为妃,生姬静。这段记述说明,宣王本身的生母就是庶妃,庶妃所生之子当然是庶子,如果郑桓公是申妃所生,同样是厉王庶子,但不是宣王庶弟,更不能用“异母弟”进行混淆黑白,曲解郑桓公的身份。

历史不能随意曲改,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当时厉王的情况。公元前841年,“国人”不服厉王的专制,策划了“国人暴动”将厉王赶走。当时申后是否跟随厉王“搬家”到彘,历史没有记载。如果申后被“国人”所杀,历史必有记录,申侯姜寿也应有表态,既然没有,说明申后是存在的。再说,“国人暴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谁,而是一个安排好的夺权计划。那么,既然申后不会遇难,如果在厉王亡彘的第三年生姬友,有什么不合理的呢?

在诸多历史资料中,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异母弟”这种说法。对于郑氏始祖桓公的身份,必须以历史依据作定论,用《春秋》与《郑氏族谱》的“宣王母弟”去告诉后人,这样会比较合理。如果你不相信《春秋》和《郑氏族谱》,也可以用“厉王庶子”作描述,但绝对不能将“厉王庶子”改为“宣王庶弟”或以“异母弟”来歪曲郑桓公的身份。

 

三、郑国原封地考证

 

现代人所写的文献都说,宣王封弟姬友于西都畿内林之地(即陕西华县东)为郑伯。持这种说法的人,究竟是凭什么依据才这么肯定郑国的原封地就在山西华县东的呢?

《郑氏族谱》记述:“宣王廿二年乙未封弟于西都畿内咸林之地……”。而《春秋》与《史记》记载则为“棫林之地”,这里“”与“椷”应是误笔,“咸”是由“椷”音han演化而成。所以历来“林”与“咸林”两者并存,都表示郑国的原封地。古汉语咸阳的“咸”读音是han(同于“)而不是读xian。所以,咸阳的“咸”完全来自于椷林的“椷”,而“阳”的方位是指东南方,即由咸林之阳而名的。从镐京到咸阳24公里,从咸阳到礼泉33公里,大约从镐京到咸林50公里左右,称为“畿内”就很合理了。

《竹书纪年》记载:“王锡王子多父命居洛”。“洛”,是指洛水或称北洛水,发源于洛南县,流经洛川等中东地带,范围较广,不易认定。

《世本》记载:“桓公居林(郑地礼泉),徙拾(虢、郐十邑)”。《秦本记》:“秦兵走,晋兵追之,遂渡泾,至林(泾西)而还。”这里的“林”,是在扶风一带。另从《汉书地理志》将“林”列于“右扶风”条下可以看出,郑国的封地就在礼泉至扶风之间(即杨陵、扶风、岐山、礼泉、泾阳)一带的“(咸)林之地”。

综合诸多历史资料的记载和分析:非奠无以成郑,郑必初封于奠。据肖勇的《咸林探源》分析:郑国的始封地就在凤翔(奠)。我认为这个论点有可溯之处,宣王开始封给弟友的地方应该是在奠(凤翔),公元前806年乙未才封邑赐爵为“鄭”,徙都咸林的

历史上只有凤翔才叫奠,华县虽有“”这一名称,却找不到“奠”这个地方,既然没有奠地,就不能成为郑的始封地,更不能说封于华县东。华县只不过是郑桓公墓陵所在地。

 

四、郑姓源流剖析

 

郑氏,是一个国、爵俱全的姓氏之一,人口有一千四百多万,中国大陆的人数排名为第二十三位。郑氏的历史地位,名列《百家姓》的第七大姓,与催卢李并称为四大望族。郑氏的源流,较我国诸多成名姓氏,是最为纯正的姓氏之一,专家在研究o3学时,还选择了郑姓作为黄帝基因的代表。可见,郑氏源流的单纯度远高于其她姓氏。

可是,一些毫无历史观念,不懂姓氏学原理的“学者”在阐述郑氏源流时,却用“典型的多民族、多源流的姓氏”予以概括,真令人茫然不解。

古人得姓,是有根据可溯的,不是说你想姓什么就姓什么。主要是讲得姓者的功绩和地位,否则是不能得姓的。岂不闻“黄帝有子廿五人,得姓这十四人为十二姓”?然而,每个姓氏的形成,都有她的缘由。诸如以官、以爵、以国、以地、以名、以字等,形成的过程都有一个合理依据的。

 

郑氏,源于郑国。郑国,始于王子姬友。那么,宣王一开始就封姬友为郑伯吗?不是。

西周以前,既没有“鄭”这个地名,也没有“鄭”这个文字。古汉字(甲骨文)也只有奠字。那么,在桓公未封郑之前,“奠”就等于“鄭”吗?也不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出现“郑”这个文字。再说,奠与郑的字义不一样:“奠”是官名,意为祭祀品致祭,使稳固、安定等意思。“郑”是专用于郑国的名称,后为郑姓人作姓氏专用。如果郑桓公没有在奠官的基础上赐爵封邑,就不会有“鄭”字,这就是郑国(郑姓)形成的过程。古代专用于姓氏的文字,很多都是由封赐产生的。无独有偶,好像陈国的“陳”,原也无此字,是周武王建立周朝后,为备三恪,找到舜帝之后有个叫胡公沩满的,封给一片土山作祭祀舜帝的地方。土山意为“阜”,河南属东方,“阜”在“东”合而为“陳”。陈国的分封性质就是阜在东方,这与郑国分封的“奠”加“邑”,道理是基本相同的。

由此可见,郑的来由起于奠。奠是古代祭祀官的职称,有官无爵、有地无邑。王子姬友的初封也是奠官,后加邑才成郑。以周王祭泰山分析,必须由鄭国派官员管理,这就说明郑国是沿袭着奠官这一职务的。

 

有人说:“商王武丁封其子为奠侯,后为郑氏。”

这种说法是不够理智的,懂得姓氏学的人都会知道古人得姓的缘由。奠侯是官名,奠官就是奠,没有封邑是不会成为“鄭”的。比方:一个官员在某个地方居住或任职,不等同于封邑立国,其后代最多只能以官为氏。何况殷朝以前的奠官,到周朝时已经沦为奴隶,再如何争辩也是无条件以郑为氏的。

又有人说:“西郑(陕西凤翔)是姜子牙少子井叔之后,武王封井叔于奠,其后或为郑氏。”

大家都清楚,“或为郑氏”的说法是不肯定的、胡弄的。据奠井国铜器记载,周穆王元年,并凤翔为下都。井叔之前都叫“奠井”,后才冠之为“奠”,所以姜井又叫奠井,远没有“郑”的记载。凤翔被穆王并为下都以后,奠井叔的子孙遂以官为氏,姓奠氏,有以字为氏者姓井氏,也有以奠井氏为复姓的。这些都是符合得姓规律的。同样的道理就是他们没有赐号封邑,根本没理由将“奠”变成郑。“或为郑氏”是一种瞎猜,以为“奠”地后来分封给姬友就是郑,就说奠与郑同,这是扰乱视听的说辞,混淆是非的判断。

从“子姓郑氏”到“姜姓郑氏”的网络信息资料,都是一些“史盲”强加于郑氏头上的“恶作剧”,是毫无分辨依据的讹传。这两种猜疑的说法都缺乏姓氏学逻辑推理,不符合古人“得姓之义”的探索门道。

这方面,倘若后世有个别人慕名改姓的,也不能蓄意把这个别人当作“狗血”,企图混浊人家整个姓氏的源流。试问有哪个望族大姓(包括成名姓氏)没有被慕名改姓的?至于一些少数民族的改姓,那是大部分汉族姓氏都有的事情,不会涉及到汉族郑氏的源流。如果因为这些就说“郑氏是个典型的多民族、多源流”,那么很多知名姓氏就要用“特别典型”与“多多源流”去修饰恰当了。

 

综合诸多历史资料,结合封郑之由,郑桓公就是王子多友,他出生于厉王亡的第三年,是厉王庶子、宣王母弟的身份。姬友初封是奠,在凤翔城,郑国始封地是在咸阳附近的咸林,不是华县。奠就是奠,郑就是郑,不能把历史的奠官都说成郑,因为周厉王以前没有“郑国”。只有追溯原委,分辨正误,才能确保历史的可信度。发表历史言论,绝对不能抛弃责任感,想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

因限于本人学识,仅此略谈,如有错误的地方,敬请指正。

 

                                                 2018年1月18日